经典电影《十二怒汉》1957版迅雷下载

十二怒汉

《十二怒汉》(12 Angry Men)是由米高梅公司制作的一部黑白电影,由西德尼·吕美特执导,瑞吉诺·罗斯(Reginald Rose)编剧,亨利·方达、李·科布、马丁·鲍尔萨姆等人主演。 影片于1957年4月13日在美国上映。
影片讲述一个在贫民窟中长大的男孩被指控谋杀生父,案件的旁观者和凶器均以呈堂铁证如山,而担任此案陪审团的12个人要于案件结案前在陪审团休息室里讨论案情,而讨论结果必须要一致通过才能正式结案的故事。
法庭上,对一个被指控杀害父亲的十八岁男孩的宣判正在进行,而最后的审判还需要考虑此次由十二个人组成的陪审团的意见。

这十二个人各有自己的职业与生活,他们当中有巧舌如簧的广告商、仗义执言的工程师、正义勇敢的上班族、歧视平民的新贵族、追求真相的的钟表匠、精明冷静的银行家、只赶时间的推销员。每个人都有自己思考和说话的方式,但是除了亨利·方达扮演的工程师之外,其余的人都对这个案子不屑一顾,在还未进行讨论之前就早早认定男孩就是杀人凶手。

一切的证据都显示男孩是有罪的,大家觉得似乎毫无讨论的必要。但第一次的表决结果是11对1认为男孩有罪,按照法律程序,必须是一致的意见、也就是12对0的表决结果才会被法庭所采纳。
首先站出来赞成无罪的是8号,由于8号的坚持,也随着对三个关键证据的科学推测,赞成无罪的氛围开始在其他十一个陪审员之间扩散。对男孩是否有罪的表决也开始出现戏剧性的改变:11对1、9对3、8对4、6对6、3对9、1对11。
最后,通过了各种不同人生观的冲突,各种思维方式的较量,所有的陪审团员都负责任地投出了自己神圣的一票。终于,12个陪审员都达成了一致意见:无罪!

《十二怒汉》影片评价

这部影片的法庭戏节奏利落,结构紧凑,主题严肃,丝毫不因故事场景的局限性而显得沉闷,而且众多演员均有精彩表演,将一个深入探讨陪审团制度利弊的故事拍出了浓厚的戏剧性和吸引力。
该片的场景单调得离奇—全片只有一个场景,可以创吉尼斯世界纪录。这一个能让所有观众痴痴地看上一个半小时的场景,就是一间陪审团的休息室,把旁边的小厕所计算在内都不会超过40平方米。导演用他魔术般的艺术表现力,在这间不足40平方米的房子里展现了耐人寻味的感人故事。(今晚网-今晚报评)
《十二怒汉》通常被认为是导演西德尼·吕美特的巅峰之作,而我以为,影片的剧本才是它杰出的关键。编剧雷金纳德·罗斯在缜密、理性、充满力量的剧作中,提出了一个伟大的命题:在民主社会中,人们应当如何行使自己手中的权力?隐藏其后的是更高层面的哲学思考:在艰难的环境下,我们仍应力图保持对生命的尊重。罗斯的剧本,人物刻画饱满,悬念冲突迭起,起先是涓涓细流,中段是波涛汹涌,最后排山倒海一般的戏剧力量,至今仍有力地撞击着半个世纪后的观众。  (北京日报评)

看《十二怒汉》的时候,感觉非常非常震撼,看完感触非常深

看《十二怒汉》的时候,感觉非常非常震撼,看完感触非常深。用到震撼这个词来形容,而这个震撼人心的力量,不仅仅来源于对美国独特的法律制度的惊叹,也来自于导演对于在短短的两个小时的影片中,穿插的描绘了12个人,可以说是把这12个人的形象,刻画的惟妙惟肖,仿佛荧屏中的他们就在你的身边。
电影主要由镜头语言表达,而本片主要是台词,镜头语言只是辅助。一般好的电影是隽永的,本片不同于一般的感性很强的电影,理性也要强的多。
电影95%的篇幅,都集中在那个不足四十平方的陪审团讨论室里。除了这个场景之外,没有其它场景,所有的剧情都是通过陪审团的讨论来进行,而那种逐步剖解的方式给我们展现了那个已经发生的命案的所有细节,经过严重的逻辑推理和假设推断论证之后完成了整部电影的所有情节。这样的叙述方式,在如今看来反而让我感觉到新颖了。至少,可以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用人物的表情、动作和语言完成一部电影的所有剧情发展;可以说,在剧本和台词设计方面来说,这部电影是严密而且成功的。
电影开初给我们展现的是,一幅散乱嘈杂的会议室场景,上洗手间的、抽烟的、闲聊的、坐在桌上的、看报纸的、感冒擤鼻涕的、看着窗外风景的、羡慕对面富人大厦的;对此无比厌倦的、因第一次参加陪审而感到莫名其妙激动的。这给人的印象就是法律裁判并不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我对这种电影,完全靠对话和演技支撑起来的影片,总是怀有敬意的;来自不同阶级、职业的陪审团12人各具特色的性格,在演员们精湛的演绎下,被表现的非常鲜活,每个人都令人印象深刻。12个人围在一个小房间里说话,导演频繁使用中远景和中近景镜头的前景和后景的对比以及与特写镜头的互切,更重要的是,配合着台词和演员们的超高演技,把陪审团的12个人物的十二种性格,塑造得栩栩如生,令人印象深刻。
12个人围在一个小房间里说话,导演频繁使用中远景和中近景镜头的前景和后景的对比以及与特写镜头的互切,更重要的是,配合着台词和演员们的超高演技,把陪审团的12个人物的十二种性格,塑造得栩栩如生,令人印象深刻。
12个人中的11个人,立马就选择了立场站了队,11人中的几个,明显是看别人举起手,才犹犹豫豫缓缓举起手的。唯一一个没举手的成了异类,被众人围攻。被问到为什么不举手时,他却抛出了,似乎很像是没事找事的理由:我只是想谈一谈。什么叫谈一谈?有什么可谈的呢?难道我们是草率决定的么?证据确凿啊,杀人就要偿命啊,难道你要为犯罪说情么?你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呢?于是,争论便展开了。
这个案子,其实最可行的还是最开始的建议,就是宣布存疑,另组陪审团调查。电影毕竟是电影,以戏剧冲突为最大卖点,不会是真实的美国审判制度。真实的陪审团制度,不会在后台这样由陪审团成员一起来做刑警、做律师的,只要是被告人律师没有提出的疑问,就不应当是陪审团的疑问;合理的怀疑,是在被告人律师提出了质疑,摆明了观点的情况下,检察官无法做出充分的反击的基础上才成立的。
电影的结果是,最后陪审员们在争吵,甚至差点以武力解决纠纷后,一致认为少年无罪。但很明显,这只是个结果,因为法律这东西,它要么认为嫌疑人有罪,要么认为嫌疑人无罪,他没有中间路线的。但对于陪审员们,以及看电影的观众们来说,之所以认为少年无罪,只是因为不能断定其有罪。从道德层面来讲,当我们放走一个坏人,比我们错杀一个好人更值得肯定。当法律无法确定一个人是否有罪的时候,我们只能凭借自己的正义感,去帮助别人,以及帮助我们自己了。
所有出现在电影和电视屏幕上的,美利坚人性都是无比光辉的,就象我们自己的银幕英雄,也都无比高大一样,关键是屏幕下面,是不是也都那么有种敢跳出来说不。其实人都差不多,谁也不比谁强多少。很喜欢电影中一个情节的设定,即没有给出陪审员的名字,希望的是每个人都不做自己,站在绝对中立客观的态度,冷静的分析罪案,可理想很丰满,现实依旧很骨感.偏见,盲目,随波逐流种种情绪聚集在小小一室.
很多人,现实中的很多人,都像那个看球的陪审员一样,对自己所持的人生观世界观自信满满,所以自己用着语法错误的母语指责别人不会说母语。影片无疑反映了诸多社会现实,无处不在的偏见与戾气,永远自我标榜的廉价“良心”。临近尾声仍坚持“有罪”的三人,愤世嫉俗的。就占了两个,年轻些的之前,就惹得另一位来自贫民区的陪审员怒火中烧,年老些的,干脆发表起了慷慨激昂的演说,控诉起下层人的肮脏、卑劣。
这部电影,有很多值得要说要写的角度。近几年看多了“大”电影,大投入,大制作,大宣传,大回报……有的是用钞票堆起来的虚假的美,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