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说百物语(全5册)电子书

巷说百物语(全5册)电子书

《巷说百物语全集》(共5册)是日本知名作家京极夏彦的妖怪小说代表作,完整收入《巷说百物语》《续巷说百物语》《后巷说百物语》《前巷说百物语》《西巷说百物语》。其中《后巷说百物语》获第130届直木奖,《西巷说百物语》获第24届柴田炼三郎奖。巷说百物语系列文字典雅婉转、细腻妖娆,看似写怪力乱神,实则以鬼魅写人心。

京极夏彦说:“妖怪特别能表现日本文化,以妖怪为关键词解读日本,我觉得非常有意义。我一直觉得,容不下妖怪的地方,人的存在也会受到威胁。如果一味追求成为经济大国,完全无视和排斥科学理性之外的东西,国民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百物语”是日本江户时代流行的一种游戏。夏季夜晚,人们身穿青衣在暗室聚集,点燃一百支蜡烛,轮流讲述骇人怪谈,每讲完一则便吹灭一支蜡烛。相传,蜡烛全部熄灭时将引发异象,唤醒妖物。

书生百介游历各藩国,收集妖怪传说。旅途中,他偶遇三名奇人:又市人情练达,极富魅力,人称“诈术师”;艺伎阿银妩媚婀娜,长袖善舞,精于操纵木偶;治平出身海盗,行事老辣,擅长乔装。百介开始卷入一连串鬼影绰约的怪事。他隐隐察觉,这些怪事都与三位新朋友紧密相关——巷说百物语系列奇妙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作者简介
京极夏彦
日本小说家、妖怪研究家。1963年出生于北海道。直木奖、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泉镜花文学奖、山本周五郎奖、柴田炼三郎奖得主。
1999年出版《巷说百物语》,大受欢迎,随后陆续出版《续巷说百物语》《后巷说百物语》《前巷说百物语》《西巷说百物语》。2004年凭《后巷说百物语》获第130届直木奖,2011年凭《西巷说百物语》获第24届柴田炼三郎奖。
精彩书评
京极夏彦邀请万千读者来到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读卖新闻》

曾获得直木奖的京极夏彦是妖怪协会的代表,以其知名的“妖怪小说”被广大读者所熟知。
——《朝日新闻》

京极夏彦的节奏自然而然将读者引入作品,读者会认为故事就发生在自己心中。
——井上厦(直木奖得主)

从文字之间升腾出意味深长的气息,值得当今每一位读者珍视。京极夏彦是人们应该倍加珍惜的怪才。
——田边圣子(吉川英治文学奖得主)
目录
《巷说百物语》
《续巷说百物语》
《后巷说百物语》
《前巷说百物语》
《西巷说百物语》
精彩书摘
甲斐国有座山,名曰梦山。
此山枫叶嫣红,松叶深绿,云影光霞交映,五彩缤纷,浑然一体。看是山,人却疑在梦中。眼前只见朦胧模糊,观者无不以为自己已到虚无飘渺的西方极乐世界。入山者只觉视线昏暗,心境宛如行走黄泉路。白天虽没有如此阴暗,山中仍处处呈现现世与幽世交界的感觉,故得名“梦山”。
此山山麓有座树木苍郁繁茂的森林,面积虽不大,但密林丛生。这片树林名为“狐森”。林中有座矮丘小冢,似乎祭祀着什么,一看,果然有一座小祠堂。
弥作在此冢旁坐下身子,略事休息。他正在赶路。已两日未曾好好休息,他疲累的双腿已僵硬如铁棒,如今终能稍事歇息。目的地已近在咫尺,他原想一鼓作气抵达,但体力已不支。
树林内十分潮湿,但弥作一路疾行,口干舌燥。他取出竹筒欲饮水润喉,但一将竹筒放到嘴边,便发现手掌肮脏,因此弥作先以手巾擦拭双手,但污垢屡拭不落。
好不容易坐下来,要再度起身着实痛苦。弥作已是疲累不堪,臀下这种似草似土、硬中带软同时又湿漉漉的感觉,若放在平常应该是令人不快的触感,但此时却让他觉得舒服极了。弥作对任何事都已经不在乎了,真想一直坐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一直到五年前为止,弥作一直住在这座森林里。
(是谁?是谁,在哪里?是谁在哪里犯错了?用这只手……把那个女人……)
他抬起头往上瞧,看到一丛蕨叶,细细的叶尖上蓄着草露的蕨叶。其中一颗露珠愈积愈大,叶尖因此弯曲下垂。弥作干渴的眼,见此终于稍感润泽。
有只狐狸。树丛阴影处,不知何时出现一尾狐狸,静静站着。
(是在恨我吗?)
狐狸静止不动。两颗黑如墨漆的眼珠深邃如地狱入口,上头亦无任何倒影。此乃理所当然,畜生怎会对人怀恨,它看起来那么愤怒,无非是因为弥作自己心里有鬼。
弥作是个猎狐高手。他擅长利用熊脂烹煮老鼠充当诱饵,设置猎狐陷阱。如此便可以想捕多少就捕多少。然后,捕到就杀,杀完再捕。有时也会吃狐肉。不过,食肉并非他猎捕狐狸的目的。他主要是为了卖钱。狐狸这东西,只要杀了就能换钱。剥下狐皮拿去市场卖,可以卖得好价钱。所以,这座森林里的狐狸,全被弥作抓光了。不论公的母的,老狐幼狐,整座森林里的狐狸都被弥作杀光了。
眼前这只狐狸动也不动地看着弥作。它几乎可说是正面面对弥作。于是,弥作也静止不动,屏住呼吸,全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难道是在弥作离开森林的五年间,从别处迁来的狐狸?还是漏网狐狸的后代?
(也有可能是被捕杀的狐狸的亡魂。)
弥作认为畜生应该没有灵魂。总之,他对狐狸只有忌讳与厌恶,完全没有一丝爱怜。
狐狸仍旧凝视着弥作。弥作也紧盯着狐狸。
(这是报应吗?这就是自己杀害狐狸的报应吗?也没必要如此胆小吧?)
弥作责怪自己,然而……
(难道就是在这里?)
这下弥作想起来了。当时自己就是这样背对着祠堂弯身坐着,那个和尚刚好倒卧在这只狐狸伫立的地点。他仰面倒在地上,额头着地,还流着血。
“求求施主别再杀生了。贫僧也知道你穷困潦倒,三餐不继。贫僧就以一贯钱买下你的捕狐陷阱吧。只要贫僧做得到的,我都会帮忙。虽是畜生,也有亲情。杀生之罪,将成为你投胎转世的业障。拜托你,别再杀生了,别再滥杀狐狸了。”
(别再杀生?)
狐狸还是以黑漆漆的眼珠子望着弥作。不,是弥作自己认为狐狸正在看他,因为狐狸的瞳孔中,映着弥作无药可救的罪孽。
杀生。
亲情。
此时,蕨叶上的露水滴落下来。这应该是不会发出声音的,弥作却觉得自己听到了水声。就在这一刹那,那只狐狸不见了。
“这位老板,您是从江户来的吧?”
突然传来人声。
“妈呀!”弥作大喊一声,向后转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祠堂树荫下似乎有个白色的东西。两手撑地的弥作只觉得心跳加速,浑身紧绷了起来。
是只狐狸。
祠堂后面露出一对尖尖的耳朵,接着一张狐狸脸便冒了出来。这下弥作吓得瘫坐在地上。
此时突然传来一阵令人魂飞魄散的笑声。
(是狐狸。难道是神派来的狐狸?这座祠堂会不会是……)
“还真是滑稽呀。想不到您竟然如此胆小。”
弥作已经喊不出声来。
“看来你真的是吓坏了。哈哈,我一向就爱恶作剧。”
说完,这张狐狸脸竟然掉到了地上。
是面具。原来那只是一个狐狸面具。
接着,一张女人的脸从祠堂旁冒了出来。她长一张瓜子脸,白皙的皮肤晶莹剔透,双眼细长如下弦月,眼眶有点泛红,张着鲜红的朱唇露齿而笑。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忘记密码?